精彩小说尽在新比奇中文网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玄幻 > 《天降弃妃斗王爷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231章 大结局

正文 第231章 大结局

上官依依
    ()沉默了良久,寒月抬眸看着‘天玄’老人道:“不可能!除非——”大师兄能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她面前,除非,大师兄没有死!不然,她这一辈子,永远也不可能原谅莲无邪的!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‘天玄’老人和南峥同时看着寒月问!

    如果王妃能够原谅王爷,和王爷回去,她自然是乐见其成的。m4xs.com毕竟,孩子不可能一出生,就没有父亲!更而且,王妃一个人带着小王爷或小郡主,也是很辛苦的!

    “大师兄没有死——”看着‘天玄’老人,寒月一字一句的说!

    她隐约中有种感觉,大师兄他并没有死。只是,她还不能确定!她这样说,不过是想看看‘天玄’老人的反应,看看他会如何去做!

    师尊是那么的看重,宠爱她和大师兄两个人,他又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大师兄战死沙场呢?那天,虽然她被眼泪迷了眼,被眼泪迷住了视线,但是……那隐约一闪而过的天蚕丝线,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,似乎将地上的那个人卷走了。

    那时,战场上所有的人,都被梦无幻中箭倒地的那一幕惊呆了,震住了。更而且,加上师尊武功出神入化,一般的人,又岂会发现他救走了梦无幻?

    就算是他们认真看也不一定会看到,更何况那时,他们都被那一幕振震住了呢?

    “月儿,人死不能复生!这与你原不原谅睿王爷,有什么关系?”‘天玄’老人看着她说道!月儿这丫头,怎么和幻儿一样,对情之一字,怎么也看不透!看不破!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,怎么会没有关系!大师兄是因为他而死,我怎么可以原谅他!但是——若大师兄没事,我可以考虑原谅他!”难道,到了这时,师尊还不肯将真相告放她么?

    大师兄,难道,你也忍心,让月儿继续难过,伤心么?

    站在屋顶之上的人,水银的衣角抖动了一下,墨玉的眸中,盛满痛楚,酸涩,旋身疾纵离去!

    “月儿,你太执着了!幻儿他若是知道了,该是怎样的伤心,难过!他的离去,本是为了成全你们,而你,却又……月儿,难道,你到现在还没有看清自己的心么?你心中,究竟爱的是谁?是你大师兄,还是睿王爷莲无邪?”

    ‘天玄’老人这话问的犀利,寒月却只是眨了眨眼,将即将溢出眼眶的泪逼回眼眶,将心里头的酸楚压下,“师尊,月儿知道心中爱的是谁!或许,以前月儿是爱过大师兄,但是,现在,月儿心中只有他一人。只有无邪一人!可是,他却做出那样的事情,你叫我如何原谅他?他罪孽太深,我无法当做那些事情都没有发生。可——若是大师兄没事,我或许还可以考虑原谅他!”

    为了即将出世的宝宝,她或许可以考虑,再给彼此一个机会!

    曾经,年轻无知的他们,只知道互相伤害,而如今,他们已经不再是从前,经历了那么多事情,他们都已经慢慢长大……也许,给彼此一个机会,学会怎么去爱,也学会怎么被爱!

    不再像两只带刺的刺猬,互相攻击,互相伤害!

    “既然爱他,那么,又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呢?月儿,爱,可以化解这世上的一切恩怨。你为何不试着去原谅他,学会如何与他相处呢?人非圣贤,人这一世,又有几人没有犯过错呢?”

    ‘天玄’老人语重心长的说道!

    寒月心中微微一动,菱唇微微张了张,终是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月儿,就算是师尊,这一生,也曾犯过错!如果,师尊犯了错,月儿是否也会像恨睿王爷一样的恨为师呢?”他当初阻止了幻儿表明对月儿的心意,也是他,间接拆散了他们两个相爱的人!

    如若当初不是他说出那些话,那么,现在和月儿在一起的,应该是幻儿。也就不会发生后面那么多的事情了吧!

    “师尊也会犯错么?”她以为,师尊是不会犯错的!

    “当然!月儿,只要是人,就都会犯错!”‘天玄’老人慈爱的看着寒月,“月儿,没有什么错,是不可饶恕,不可原谅的!你,为何不试着去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,而记住那些美好的回忆呢?为何以自寻烦恼呢?你说,只要大师兄还活着,你就会原谅睿王爷。可是,你有没有想过,不管你大师兄,是活着,亦或是……如果他还活着,你又能如何?是选择和他在一起,还是原谅睿王爷,回到他身边?”

    如果,大师兄真的还活着——

    她会如何做?是不舍得离开梦仙岛,还是原谅莲无邪,回到他身边?寒月不由自主的蹙眉,认真思考!

    失去她,莲无邪会伤心,难过,甚至活不下去!而,没有她,大师兄却依然可以活得很好!心中一阵抽痛,两颗泪,从眼中滑落!“如果大师兄还活着,我会选择回到莲无邪身边!因为,没有我,他会伤心,会难过,会失去对生命的渴望。而大师兄不同,就算是我不在,没有我在身边,他依然可以活的很好!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为何还要互相折磨,不原谅他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师尊,虽然我可以原谅他,但是,我需要再静静的想想!等我想清楚了,想透彻了,我会回去找他的!”现在,她的心仍有些乱,她不知,该以何种心态来面对莲无邪!

    “月儿再认真想想,一个人静静!”但愿那一天,不会太长!

    嗯!寒月轻轻点头,“可是,我还是想知道,大师兄他是不是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月儿,等你心情平静了,为师给你看个东西,你或许就会明白了!不会再像现在这样迷茫!”说罢,深深的看了寒月一眼,大步离去!

    目送着‘天玄’老人离去,南峥脸上露出不解,若有所思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个月后——

    夜凉如水!一个寂寞的身影,静静的站在树下,被凉薄的月色,被拉的很长很长——

    月儿!如果,知道我骗了你,你会不会恨我?可是,月儿,我没有其他办法,我无法忘却你,不知不觉间,我早已爱你深入骨髓,没有你的日夜,都是寂寞的,孤独的!其实,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坚强,我也和他一样,没有你,就无法……没有你,生命就失去了意义。每一天,都犹如行尸走肉。可是,当我发现你的心已渐渐遗落在他身上时,我知道,是我该放手的时候了。虽然心会痛,虽然泪会忍不住往下流。可是,我还是必须得离开!我,终究是无法堂堂正正的站在你身边,守护你,疼爱你!因为,你心中已经有了他!我无法再像从前那般,去疼你,爱你!因为爱,我宁愿痛着哭着逼着自己放手!我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,而现在,那个约定已经没有用了!你心中,已经有了他!

    虽然,我知道,就自是死过一次,重新过后的我,仍然是无法忘掉你!你在我的心中,早已发了芽,生了根。这一生,都无法再忘记,这一生,都无法再去爱别人!可是,我不后悔爱上你。我从不曾后悔,爱上你!月儿,我以为,我的离去,可以成全你。却没有想到,你会为此耿耿于怀,恨他!月儿,不要这样。如果我的离开,仍然无法成全你,而只会让你更加痛苦,那么,我这么做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因为爱你,所以希望你幸福!

    月儿,时间可以淡化一切。swisen.com或许,再过不久,你就会完全忘记我,就好像,我这个人,从来没有在你的生命中出现过!梦无幻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,只是这样想一想,他的心,就痛到无法呼吸!呵,原来呵!他也是自私的,纵然是已经‘死’了,也是不愿意她忘记他的!仍是然希望,她记住他!

    哪怕不爱,也不要忘记他!

    同样的夜,同样的月夜!

    睿王府!

    咳咳——咳咳——

    断断续续的咳嗽声,不断的从‘清影轩’里传出来。床榻上,躺着一名病入膏亡,面色苍白如雪的男子!曾经俊美如玉,雍容华贵的男子,如今形容削瘦,骨瘦嶙峋,两颊颚骨高高突出,手上青蓝色的血管清晰可见!

    乍看之下,还会被吓到。这还是人吗?看起来,甚是吓人!一点儿也看不出,曾经的俊美!

    肖强守在病榻之前,心中涌起一阵一阵的心酸!冷酷如他,无情如他,也仍是忍不住的一次一次的泪湿眼眶!

    “肖强,不必这样。本王……咳……本王……死……咳……不足惜!咳——”她那么恨他,如今,他就快要死了。她若是知道了,一定会很开心罢!

    她那么恨他,如果知道他就快要死了,她一定会很高兴罢!也不必为了避开他,而继续躲在梦仙海岛上了!

    “王爷——你不要再说话了。你不会有事的,一定不会有事的!王爷,你还没有等到王妃原谅你,你不可以就这样……”离去!

    肖强心酸的说,心中一阵一阵的揪痛!王爷他,自那日从梦仙岛回来,就一直这样,睡睡醒醒,梦中呓语,都是叫着王妃的名字!纵然是在梦中,亦是在求着王妃不要走,求着王妃原谅他!

    骄傲如王爷,睿智如王爷,桀骜如王爷,为了王妃,却……卑微如此,这,怎能不叫人心酸,心疼!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了,本王的身体,本王自己知道……咳……咳……本王……怕是时日不多了吧!咳——月儿……她若是知道了……是不是……咳……可以原谅……咳咳……”说到激动处,莲无邪剧烈的咳了起来!“原谅我!”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她一定会原谅你的!你一定要好好养好自己的身体,等王妃回来!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咳——”莲无邪凄凉一笑,那天的情景,再次在脑中重现!声音虚弱的说:“不会的,不会再有那一天的!咳——”他,等不到了!他每天都在等,可是,等到现在,三个月过去了,月儿她仍是没有……

    她恨他,又怎么会回来找他呢?他曾经也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,月儿只是一时气愤,才会出手伤了他!她心里一定也是难过的!她想清楚了,会回来找他的。可是,没有——

    “王爷——”看着他这样,肖强痛心的喊了一声。张了张嘴,还想要说些什么。却终是被莲无邪剧烈的不断的咳声给打断,急忙吩咐在外面守夜的下人去请大夫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摇篮里的小宝宝,睁着一双又大又亮,似雨水洗过的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,好奇的望着摇篮外温柔的望着自己出神的美丽女子,笑嘻嘻的吃着自己的胖嘟嘟的小手指,咯咯咯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宝宝,又咬小手指吃,不乖喔!”寒月拿掉宝宝放到嘴里的小手指,将她从摇篮里抱出来。在宝宝粉嫩嫩的小脸上轻轻亲了一口,“宝宝,娘带你回去见你爹哦。宝宝开不开心呢,想不想和娘一起回去见你爹呢!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“王妃,你在和小主子说话呀。小主子他能听得懂么?”南峥从外面走进来,笑呵呵的说道!自从小主子出世,王妃心中对王爷的恨,也就一天比一天淡!她心中全是对小主子的疼爱!

    寒月抬眸看了她一眼,“小峥,都准备好了么?我们今天就回去!”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!”南峥走过来,逗弄着寒月怀里的小宝宝!小宝宝一看到她,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,笑的可欢了!那模样儿,可爱极了!南峥脸上也洋溢着满满的笑意!“王妃,我们可以出发了!”

    她和王妃离开了这么久,芸萝王该急了吧!王爷若是知道王妃原谅了他,一定会很高兴吧!

    “嗯!我们走罢!我去和师尊道别,小峥,你再去看看,还有没有落下什么重要东西!没有的话,你要小玉带你先去岛外等我!”说罢,寒月抱着小宝宝,去和‘天玄’老人道别!

    “寒月师姐好——”

    “寒月师妹好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姐好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妹好——”

    一路上,寒月碰到的梦仙岛弟子,都笑着和寒月打招呼!他们脸上虽然都带着灿烂的笑容,眉眼中却都有些落寞,有些不舍!

    “师尊,月儿决定回去了!出来了这么久,哥哥他们估计都等的急了吧!”来到‘天玄’老人的‘天尊阁’寒月开门见山的说道!

    “嗯!”‘天玄’老人捋着自己花白的胡须,笑呵呵的道:“国不可一日无主,月儿,现在可都想清了!”

    “师尊,月儿心中已经放下一切仇恨。往后的人生,月儿一定会好好把握!”抱紧怀中的小宝宝,寒月怜爱的看着他,小宝宝亦睁着骨碌碌的大眼睛,笑嘻嘻的看着她!

    看着宝宝可爱的模样,那张和莲无邪一模一样的小脸,简直就是缩小版小宝宝,叫她如何去恨?

    再深的恨,在宝宝来到她身边的那一刻起,也都烟消云散了!

    “月儿,师尊将这个送给宝宝,可以护佑他平安成长!”说着,‘天玄’老人将一块灵山血玉戴在小宝宝脖子上!一见到这块血玉,宝宝‘咯咯’的笑着,小手紧紧的抓着血玉,爱不释手!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,只当这是一个可以供他好玩的玩具!

    “谢谢师尊!月儿就此辞别!”说罢,抱紧怀中的小宝宝,身子一旋,施展轻功,身轻如巧燕,飞出梦仙岛!去与南峥会合!

    她离去后,躲在廓中的那抹修长的水银色的人影方才从长廊中走出,墨玉的眸子,深情的凝望着她离去!眉眼中,染上一抹深深的忧伤!

    半月后——

    一辆华贵的马车,缓缓的驶入京城,直奔睿王府!经过大约一柱香的时间,停在睿王府的门外!

    一名白衣翩飞,年轻美貌的女子,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宝宝走下马车,另一名绿色衣裳的女子,恭敬的站在她的身边!只见白衣女子对绿衣女子悄声耳语了几句,那绿衣女子便走过去,对门口的侍卫说了几句什么。然后,就见那侍卫惊慌的看了她们一眼,脚下似生了风一般,飞快的朝府内跑去通报!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妃……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王妃回来了!”

    一路上,那侍卫激动的口齿不清的喃喃说道!路过的下人看到他那有些疯疯颠颠的模样,有的甚至不屑的送给他两记白眼!怎么可能,王妃怎么可能会回来!

    这年头,有些人,可真是会睁着眼睛说瞎话!

    “小杨,你这是怎么了,大白天的,撞鬼啦!”肖强刚从膳房拿药过来,便看到莽莽撞撞冲过来的杨昆。不禁诧异的问!

    一见是肖强,杨昆急忙停下来,喘着粗气道:“肖……肖侍卫,王……王妃她回来了!现在……就在,就在府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次!”闻言,肖强心中一惊!简直不敢相信他所听到了。王妃回来了,那王爷就有救了!

    “我说,王妃她回来了,现在就在府外!”杨昆刚来睿王府当侍卫不久,所以并不认识寒月。因着他人特别老实,所以当南峥那么一说后,就赶紧跑了进来通报!

    肖强脸色变了变,怕是有人冒充,想了想,便道:“小杨,你先回去,我替王爷送药进去,这就过去!”如果是有人冒充,那么王爷岂不是空欢喜一场,所以,还是他亲自出去确认一下罢~!

    原来,他是那么的不舍得离开她,他是那么的盼望着她能回来!虽然,他心中以为,他能忘掉,能够忘记她,了无牵挂的离去!却没想到,不论怎样,时间怎样变化,他都忘不了她!这一生,这一世,他都不可能忘掉她。

    就算她恨他,他亦无法将她忘记!

    对她的爱,对她的思念,反而日复一日的加深……深入骨髓,融入骨血。永远也忘不掉!

    “王爷,没有什么。看这天气,似乎就要下雪了呢!”肖强忍着心中的酸楚,看着面前这张日渐苍白的脸,日渐削瘦的人,强颜欢笑道:“王爷,趁热喝了这药吧!等王爷的病好了,王妃她就会回来了。王妃她若是看到王爷这样,也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肖强,你就不用再安慰本王啦!这一辈子,月儿她定是不会原谅我了。我曾经伤她那么深,那么彻底,她怎么会原谅我呢!”

    窗外,渐渐飘起了雪花。下起了今冬的第一场雪,洁白的雪花,晶莹剔透,从空中漱漱落下!

    很快,地上便积起了一层薄雪!踩上去,软软的,绵绵地,还会发出‘刺啦’一声似水晶碎裂的清脆的响起!

    望着天空飘起的雪花,南峥搓着冻的通红的小手,“王妃,我看,我们还是回皇宫去罢!他们是不会出来了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那先前进去通报的小侍卫跑了出来,南峥连忙上前问道:“怎么,王爷他们人呢?为什么不出来接王妃进去!你看,这都下起雪来了,若是冻坏了小主子,你们可担当得起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的,王爷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不来见王妃是不是?”南峥气急败坏的瞪了他一眼,转向一旁默言不语的寒月,道:“王妃,我们走吧!我看,王爷他是不会出来了!”

    是么?寒月唇角弯起一抹浅笑,看着怀中睡的香香的小宝宝,“宝宝,你爹不肯原谅娘呢!估计还在生娘当初打了他一掌的气呢!那么,我们进去找你爹,好不好!宝宝!”

    “王妃——”南峥气呼呼的喊道!又不是王妃的错,是王爷他自己错了,好不好嘛!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看着寒月毫不理会她,抱着宝宝独自走了进去!那门口的几名侍卫就像是个雕塑般,呆呆傻傻的看着王妃走进去,也不出声阻拦。南峥气不过的跺跺脚,也跟着跑了进去!

    “下雪了呢?”不知怎么的,莲无邪忍不住从床榻上下来,走到窗前,望着窗外飘飞的雪花,喃喃的道!

    看着放在桌上,一口未少的汤药,肖强心中一叹,取了件白色的貂皮披风,走过去,替莲无邪披上!“王爷,你身子还未好,不要在这儿站太久,还是回床榻上休息罢!”

    哦!糟了,突然想起,刚才小杨说府外有人自称是王妃,他都忘了!他应该出去看看,如果是真的,那么他可以第一时间告诉王爷,让王爷不再这样自残身体!

    明明病了,却天天不吃药!这样下去,怕是连这个冬天都熬不过去!

    肖强端着药碗走出去,一打开门,就看到站在门外,手里抱着宝宝,含笑看着他的寒月。肖强张大嘴巴,不置信的睁大眼睛。“王妃——”

    “嘘!”寒月一手抱着宝宝,伸出右手食指放到唇边,轻轻的做了个禁声的手势,示意他别出声!

    然后,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寒月已抱着宝宝走了进去!紧跟着追了过来的南峥,将肖强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站在窗前那抹削瘦的背影,寒月鼻子一酸,眼泪就要掉下来。深深的吸了口气,平复下心情,若无其事,淡淡的说道!“下雪了呢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呢!好美,恐怕也是本王这一生,最后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雪罢!不知,月儿那里,有没有下雪呢!”莲无邪嘴角浮现一丝温柔的笑,脱口说道!

    “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,下雪了,却还站在窗边看雪吹风,就不怕病情加重吗?你——不想活了是么?”清冷的声音,略带怒气!

    好熟悉的声音,好熟悉的语气!虽然带着薄怒,听起来却是那么的悦耳动听,莲无邪身子一震,怔怔的看着窗外飘飞的雪花。几乎忘了呼吸——

    月儿,是你吗?

    “怎么,还在生我的气么?莲无邪,你怎么这么小气呀!你可是男人耶,你犯了那么多的错,我都不恨你了,原谅你了。而我——”寒月抱着宝宝,一步一步的朝他走去。“只是错手打了你一掌,你就气到现在,都不来找我。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啊,这么小气!是不是,我不主动回来找你,你就不要我和宝宝啦!”

    是月儿,真的是月儿!莲无邪缓缓的转过身,他好怕,好怕一回身,发现刚才所听到一切,都只是幻觉!当看到就站在他背后,一身胜雪白衣,含笑温柔的望着他的人儿,她出落的似乎比上一次看到时更美了!等等,她手里抱着的是——

    莲无邪伸手在自己手背上捏了把,手背上传来的疼痛,告诉他,这一切都是真实的,不是做梦,也不是幻觉!他心中涌起一阵狂喜,张开双臂,紧紧的将眼前的人儿拥进怀里!再也不肯松手!

    这一次,他将不会再放手,放她一个人离开!他的心在颤抖,怀里真实的触感,温暖的身体,一切的一切,都在告诉他,这是真的。而不是在做梦!更不是幻觉!

    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,搂抱在她腰迹的手也在轻轻的颤抖,寒月的心像是被谁紧紧攥住了一般,隐隐作痛。痛到无法呼吸!可是,她不能因为心疼他,而就让他一直这样紧紧的抱着她吧!这样,会伤到夹在他们中间的宝宝——

    “莲无邪,放开我啦!会伤到宝宝的!”

    直到,她娇嗔的声音传来,莲无邪这才如梦初醒,不好意思的放开寒月,削瘦的脸上,挂着痴傻的笑!那双幽蓝紫眸,却是温柔的看着寒月!紧紧的,一眨不眨!

    生怕,他一眨眼,眼前的人儿,就又会消失不见似的!

    看穿他的心思,寒月本想出口嘲讽两句,但看到他到这般紧张于她,于是,又于心不忍。温柔的笑望着他,将宝宝抱到他面前,温柔的说:“无邪,这是我们的宝宝!可爱吧!长的超像你喔。长大了,肯定是一超级美男子,会迷倒万千美少女!嘻嘻!不过眼睛像我喔!黑黑的,亮亮的,是超级漂亮的大眼睛噢!”

    莲无邪静静的看着她一张一翕的粉嫩红唇,完全没有听到她在说些什么。好思念她甜美的味道!

    看到她,他的病,好像全部好了一般!病弱无力的身体,也好像重新注满了力量!

    “月儿——”

    “喂!莲无邪,你在想什么,到底有没有听到我在说些什么啊!”终于感觉到不对劲的人儿,突然爆出一声河东狮吼,把走神的莲无邪,专注于她红唇的莲无邪的魂魄给吼了回来!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

    “哇呜~~~~!!”怀里的宝宝,也很给力的哭了起来。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,伤心欲绝啊!

    谁叫他的爹娘,一个只知道傻傻的望着他美丽的娘亲出神,而他年轻美貌的娘亲呢,许是太久没有看到他爹的原故,在那碟碟不休的说个不停!

    所以,被他们无视的他,只好放声大哭啦!嘿嘿!他现在还小,不会说话,所以,只好以哭的方式,来引起他们的注意啦!

    呃!!!

    寒月一脸黑线,很不客气的将宝宝递给莲无邪,而莲无邪只是不解的看着寒月,和哭泣的宝宝!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啦,快点哄宝宝不哭啊!是你弄哭的,当然是你来哄啦!”寒月说的理所当然,将宝宝扔到莲无邪怀里!

    咦?

    莲无邪好奇的抱着宝宝,求助的望着寒月。他并不知道怎么哄宝宝啊!奇怪的却是,莲无邪还未出声,宝宝一到他手里,寻了个比较舒服的位置,睁着骨碌碌的大眼睛,眨巴眨巴看着他。反倒不忙着哭了!

    不会吧!不哭了?寒月不太相信的走过去,从他怀里接过宝宝,“莲无邪,你怎么做到的?你还没有哄他啊,就不哭了。不公平耶。为什么,每一次我都要哄到我自己也想哭了,他才会停止哭泣啊!”

    寒月撅着小嘴,不满着盯着怀里的宝宝!只见宝宝看了她一眼,‘咯咯’一笑,闭上眼睛,继续睡他的觉觉去了!

    噗哧——

    见此,莲无邪实在忍不住,背过身去,捂着嘴偷笑!

    他的乖儿子,真是给他面子!第一次见面,就这么听他的话。唉!好像他还没有说一句话吧!

    “月儿,不要再离开我了,可好!”莲无邪转过身来,拥着寒月恳求说道!

    寒月抬眼看着他,“那也要看你今后的表现,我可还没有原谅你喔!不要得意的太早!哼!我不在,你就把自己弄成这样,人不人,鬼不鬼的。真是不懂得照顾自己,一点也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!”

    虽然表情是凶狠的,语气却是温柔怜惜的不得了!

    莲无邪心中一痛,“我以为,你永远不会原谅我了。没有你在身边,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!我——”

    一只玉白的素手,抚上他的唇,“不要再说了,无邪!从今以后,我都不会再离开你,我和宝宝,都会好好的留在你的身边。我会好好的照顾你——不会再让你痛苦,难过了!”

    “月儿,你真的原谅我,不再恨我了吗?我——”曾经做了那么多的错事,我,错的离谱,不可饶恕!

    寒月深情的凝视着他削瘦的容颜,心疼的抚上他削瘦的令人疼惜的面颊,“无邪,我原谅你了,我早就原谅你了!我不曾恨过你,只是,大师兄的事,我心中有气,不想……所以,才会害你这样伤心,痛苦!无邪,胸口的伤,还疼不疼!”

    小手,轻轻抚上他削瘦的身体。

    莲无邪身躯一颤,抓住在他胸膛上乱摸的小手,“不要乱动,月儿!你不知道,分开的这几个月来,我有多想你,多思念你——”

    低头,唇,缓缓吻上她的唇!采撷她的甜美,缱绻缠绵!用这个缠绵火热的吻来传递他对她的绵绵思念,深深爱意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两张唇才不舍的分开!莲无邪修长的手指,轻抚着她红润的唇瓣,低头,再次吻上她的唇!绵绵的情话,甜蜜而令人心酸的思念,从他嘴中轻轻逸出!

    “月儿,我爱你!”缠绵爱语,不断从他嘴里说出!

    “嗯——无邪,我知道!”寒月依偎在他怀里,温柔点头!

    “月儿!”

    “月儿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!我在!”

    “我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月儿,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了——”不确信的话语,卑微的请求,深深的刺痛了寒月的心!他啊,真的是被她吓怕了罢!所以,骄傲自信如他,才会变得这般的不自信!

    “嗯!我再也不会离开了你了!”寒月一手抱着宝宝,一手紧紧的搂他的腰!

    莲无邪的心刻制不住的轻轻颤抖,“月儿,我爱你!很爱很爱!”

    “无邪,我也爱你——”

    窗外扬扬洒洒的飘着雪,寒风冷冽!房间里,却温暖如春!历经重重磨难的两人,深情相拥。男子虽然形容削瘦,但却看得出来,轮廓俊美,身材挺拔!女子年轻貌美,微微一笑,倾国倾城!她手里还抱着一个刚满月的小宝宝,可爱的宝宝,不知什么时候醒来,正睁着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,好奇的望着他的爹娘呢!好一副温馨,唯美的画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贺兰皇朝元年十二月,女皇寒月将皇位传于前朝睿王爷莲无邪,改国号为——‘兰莲’!④

设置 手机 书页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